中国西南出海新谋划 贯通陆海对接欧亚

中国新闻网 2018年01月13日 14:30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中国西南出海新谋划 贯通陆海对接欧亚

  中新社南宁1月13日电 题:中国西南出海新谋划 贯通陆海对接欧亚

  中新社记者 杨陈

  根据中国官方行动计划,到2020年前将重点推进11条国内物流大通道建设,其中不乏京沪、京港澳、沿长江物流大通道等传统优质“选手”。南向通道此次以“黑马”之姿入围,其“先天优势”及对区域经济的影响都备受关注。

  南向通道:先天优势引凤来

  南向通道是在中国和新加坡合作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下,向北接渝新欧等国际通道,向南经广西北部湾港转海运至新加坡及东盟各国。与过去长江航运(经上海至新加坡)的江海联运通道相比,南向通道运距缩短2150公里,时间节约了20多天。

  2017年11月下旬,总投资228亿元人民币的华谊广西钦州化工新材料一体化基地在北部湾畔的钦州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工。华谊钦州基地总经理顾卫忠称,选址钦州,就是看中了当地“可直接辐射华南、西南市场,大大缩短原料和产品的运输半径,减少物流成本,还可以向东盟市场延伸”的区位优势。

  中国力帆集团副董事长陈卫也曾表示,希望未来力帆的摩托车产品可通过“南向通道”,以性价比更高的运输方式,直达东南亚摩托车消费市场。

  据介绍,自南向通道北部湾港至重庆海铁联运双向集装箱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行以来,截至2017年12月5日,班列上下共发行31班,到发箱量1560标箱,外贸箱占比43.76%。

  对于南向通道而言,难点在于如何装满“北上”的车船实现对开。

  为此,中共钦州市委常委、保税港区工委副书记王雄昌已将目光锁定“舌尖经济”。“川渝地区民众爱吃火锅,是冻肉的消耗大区,东南亚是热带水果的天堂,我们可以把澳洲、美洲冻肉、东南亚沿海国家水果等货源集中北上。”

  集聚贸易流做大红利“蛋糕”

  作为中国西南出海的新谋划,仅发挥通道作用还远远不够。王雄昌介绍,重要的是集结贸易流。

  当前钦州保税港正在积极整合全国进口酒类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沿海整车进口口岸、进境水果指定口岸等平台优势,以此集聚特色贸易,使其发挥更大的辐射带动效应。

  他还指出,目前,广西、贵州、重庆、甘肃四省区市已形成联动,未来将充分整合沿线资源,降低物流成本,加速贸易流的集结。“通过这个新市场,南向通道把中国西部地区从一个资源、劳动力要素的供给方,变成了一个调节市场的统筹者。”

  在王雄昌看来,南向通道更大的意义在于把东南亚和中亚连接成紧密市场。“中国作为这两个市场的‘中间人’,可有效发挥市场调控作用,进而加速人民币区域国际化进程。”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联运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牧原对此表示认同。她说,南向通道北向辐射中国中西部,南向辐射东盟地区,通过与亚洲主要枢纽港联动,可将通道延伸至全球主要经济区。“南向通道最终是为了实现物流与贸易并行,从而重构贸易格局,成为激发国际供应链合作的新引擎,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带来更大红利。”(完)

编辑:孟令卓